Penguin Wong

【哲学的按摩浴缸】【鹤婶r18】

唇膏-给一期哥生刀子小分队:

#刀剑乱舞乙女向


#女审神者注意


#R18避雷,接受 不能点×


#小学生文笔




逼着自己写完了,所以又短又不好吃,真的【嚎哭


写肉有点力不从心,感觉肾亏写不出什么污污的不可描述的句子了啊啊啊感觉都用过就不想再用一次了【。


话说说好要在生日前写完结果昨天生日出去现充了x,我对不起乡亲们啊!




------------------------------------



从门扉里透进来的光亮已经逐渐微弱,办公桌上立着的台灯已经不足以照亮整个房间,审神者揉了揉僵硬的颈部肌肉站了起来,想要去把房间的吊灯也打开,用力拿捏时传来的阵阵酸痛感让她龇牙咧嘴了一番

看着略显凌乱的桌面,审神者又想起来那个整整捣乱了一下午让她没能好好完成工作的近侍,不是戴着奇怪的面具突然从桌子底下冒出来吓唬她,就是把她的墨水换成了一瓶清水让她写的好好的文件一下子被水润湿前功尽弃,这个白发的付丧神脑子里有千万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作为他最亲密的人审神者每天都要被他的各种手段波及

最后被她发怒赶出去的时候,头发上插着一根草的鹤丸还满脸无辜的看着她,让她好气又好笑,嘴里那些责备的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能假嘛假的绷着脸让他出去自己玩去,没有几个小时不准回来打扰她

审神者抬眼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有些讶异鹤丸居然真的那么听话,在下午被她赶出房门后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一次

活动完筋骨的她踱步走去抱上浴巾,在收拾所有需要好换洗的衣物就哈欠连天的推门进了浴室,洁白的按摩浴缸占了盥洗室的大半个位置,对于审神者来说,其他的物件都可以不讲究,但是浴缸她是一定非常挑剔的,只为了在疲累的工作后能泡一个舒舒服服的澡,好好缓解一下一天所积累下来的压力

将浴缸放满水,试了试水温后审神者将自己全身都浸入了水面下,背后的水流以轻柔的力度缓缓冲击着背部和腰部,舒服的不禁让她喟叹了一声,这个按摩浴缸在买的时候她就是看上它的功能齐全,不仅可以调节水流的大小,在浴缸的其他位置也有很多可以按摩穴位的地方。

大概是水的温度太过于舒适,全身紧绷的肌肉在水流的安抚下一点点松弛,一下子放松下精神来的审神者仰起头靠着浴缸边缘伸了个懒腰,随后迷迷糊糊的打起了瞌睡,直到最后一点精神也陷入睡眠

好烫⋯⋯

水温感觉好像有些太烫了⋯⋯

审神者皱着眉不甚舒服的嘤咛了一声,周身过于灼热的温度将她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逐渐拉了回来,意识一点点的回笼。她眼皮微微动弹了几下,刚刚掀开一条眼缝就被眼前的景象狠狠的吓了一跳,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她吸了好几口气才把嘴里的尖叫声压下去,咬牙切齿的开口

“鹤丸国永!你干什么!?”




........................


剩下戳链接


↓↓↓


点我吃肉

小狐丸变小之后

日宣:

*数珠丸恒次×女审神者/小狐丸×女审神者
*R18
*虽说题目是小狐丸却是数珠丸的一盘肉呢╰(*´︶`*)╯
*审神者毛绒控









“牙白牙白牙白超可爱啊——!”审神者醒来后发现昨晚寝当番的人变成一小只愣了几秒终于没忍住喊了出来。


“……主上大人?”小狐丸揉了揉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就感到自己被举了起来。


“哎——?!”


少女看着被自己举起来的小小狐丸表情从茫然到震惊,水润的大眼睛紧张地看着她,小小的双手紧紧抓着她的手指,一颗心都要萌化了。她把小狐丸抱到怀里狠狠蹭了几下,又摸了摸小狐丸变小后更加柔软的毛发。


“啊,好可爱怎么办好可爱好可爱本来就很可爱变小之后就更可爱了啊好想吃掉你——”少女气都不喘地喃喃自语,捏了捏小狐丸肉嘟嘟的脸蛋,最后还是一口亲了上去,轻轻用牙齿咬了一下。


“主上大人……”被咬了脸的小狐丸委屈地看着少女,一双红眸盈满了水光,仿佛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似的。


“噢狐球宝宝不哭不哭,想要什么主人都给你买~”少女轻轻地吻上被咬了一口的地方,温柔地给他顺毛。


“主上大人,您还好吗?”小狐丸的小手放在审神者脸颊上,努力让自己的视线和审神者齐平,严肃地问道。


“我很好啊?”审神者不解,看着此时小小一只却努力认真严肃的软萌狐球,根本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小狐会变小一定和主上大人的灵力有关,请您仔细查看一下。”小狐丸皱了皱眉头。


“我真的没问题,”少女抚平小狐丸皱着的眉头,轻轻吻了上去,“估计是时之政府的锅,小狐球不用担心主人啦。”


“您没事就好。”小狐丸放下心来呼了一口气。


“倒是你有没有问题呢,主人来看一下嘿嘿嘿~”少女不怀好意地笑了,灵力入体对付丧神来说是非常舒服的事情,短刀们接受查看的时候有的孩子都会忍不住哭出来。对此刻的小狐丸来说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但如果小狐丸舒服得流眼泪了,这种结局她还是很乐意见到的 。


“来,乖孩子。”少女捏着小狐丸的手腕,灵力探入,顺着他的手腕流走全身。


“嗯……主上大人……”小狐丸不由得呻吟出声,身材变小的他对灵力的抵抗程度也变小了。


“哟西,没有问题。”少女捏了小狐丸的脸颊一下,“这样就放心了。”


知道小狐丸和自己都没有问题后,少女一整个上午都抱着小狐丸不肯撒手。吃饭布置任务整理文件的时候都要小狐丸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才行,甚至连每日的出阵都推了。


下午的时候狐之助悠哉悠哉地来到本丸,言辞含糊地说是附近地区灵压不稳,会导致个别刀剑的身形变化,过几天就好了不用担心。如果实在等不及方法你们懂的就这样。


敷衍得一逼。


但审神者也乐得自在,这样和缩小的小狐丸在一起的时间就更多了。


数珠丸坐在审神者旁边看到不知道第几次或许第几百次审神者又把手伸向了坐在桌子上的小狐丸,终于没忍住出声了。


“主人,像这样触摸小狐丸殿对您的工作有帮助吗?”


“欸?嗯,有哦。”少女想了想点点头,“可以使我心情愉悦。”


“主人,天色已经黑了,您今天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数珠丸把小狐丸抱起来放到一边,“我认为优先完成工作才更重要,毕竟您今天也没有带领我们出阵。”


哇数珠丸今天好严厉……少女抬眼瞅了瞅正襟危坐的数珠丸腹诽着,又小心翼翼地瞥了眼远处的小狐丸,不甘心地埋案工作去了。


“唔哇——”少女没形象地伸了个懒腰,转身挂在数珠丸身上,胳膊圈着他的脖子眨了眨眼,“数珠珠~今天是你寝当番么?”


“是这样的。”数珠丸微微颔首。


“推迟一天好不好~啊不,两天?”少女晃了晃身体。


“之后会给你补偿的嘛,数珠丸寝当番一周好不好?”


数珠丸歪了歪头思考了几秒,之后斩钉截铁地一手扶上少女的腰把她按在了自己怀里,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额头对着额头,“我认为,应该先补偿您本来工作时应得的那份心情愉悦。”


“让我带给您加倍的、身心愉悦。”







车车⁄(⁄ ⁄•⁄ω⁄•⁄ ⁄)⁄








——————————以下是无关剧情的小剧场


“哦呀,太郎殿,石切丸殿,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呢?”三日月宗近看着两把大太刀虔诚地跪坐在审神者房前念念有声,不由得问道。


“祈祷。”太郎闭着眼睛回答。


“啊,是这样的。主人昨晚找了我们,说想要我们今天帮忙祈祷一下呢。”石切丸解释道。


“祈祷?”


“是一种叫做英语六级的考试,主人说需要好运呢。”


“啊,是这样么。那老爷子我也来吧。”


……


“你的杂念太多了,三日月殿。”


“啊,往旁边一点啦,我也要帮主人祈祷。”


“给主人带来幸运这种事情,不正是我要做的么!”



……


……


……




感谢我家刀的祈祷( ´•̥̥̥ω•̥̥̥` )


主人会幸运的!(˘•ω•˘)ง